你花

无果

-无三观
-OOC我的锅

童小春跟了裴尚轩十年。
十年前他是跟着姐姐在家附近的中学门口摆摊卖些小炸串维持生计的辍学生,裴尚轩是老师最头疼的校足球队的前锋。如果没有那一天几个学校混混打翻了摊子,热油泼了童小春一身,裴尚轩出手让他们道歉,也许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年少的爱情来的冲动又毫无道理。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在暑假的一个午后瞒着家人待在录像厅里,学着令人羞耻的画面上的动作摸索,生涩的交缠。
裴尚轩给人打抱不平意外伤人入狱的时候,童小春等了他又是几年。出来之后裴尚轩说我这辈子完蛋了,童小春说不怕吃苦,讨吃要喝也要跟你。
可是当裴尚轩的公司终于达到巅峰,成了雄霸商界的裴总的时候,他俩之间的爱情也磨得差不多了。他聊的话题从球赛变成了金融术语,市场行情,童小春只会一脸尴尬的查百度。他开始彻夜不归,童小春只能坐在冰冷的大房子里像电视上演的深宫弃妇一样等。他不会去公司找他,因为裴尚轩从来不允许他去公司,也不会带他参加任何活动。偶尔打电话过去,秘书小姐多半会甜美又冷漠的说裴总在开会。甚至在上床的时候连接吻都没有,只是欲望的发泄。这些年对未来的所有期盼就像一场笑话凌迟童小春的心。
为了最后那点可怜的自尊,童小春说裴尚轩我们分手吧。分手费童小春得到了房子,一家梦寐已久的咖啡厅和足够下半辈子的钱。
朋友圈的消息总是传的飞快。分手一个月,万能找这个八卦最灵通的说,裴尚轩有新欢了,听说都同居了。叫什么陆宇辰,高级软件工程师,书香门第出来的才俊。
裴尚轩搂着别人在亲吻,难舍难分,童小春就躲在他公司门口公园的榕树后冷冷的看着。他跟踪了好几天,每天早上,裴尚轩都会跟一个人一起上班,下了车例行的早安吻。冬天天气冷,裴尚轩还会给他整理围脖,暖手。那个大概就是陆宇辰吧,童小春再傻也能明白,优秀的人最终要和同样优秀的人在一起,这是惯例。他早就不爱了。只是自己像个受虐狂,期盼着他能像小说里的人一样,分手之后才想起你的好。只有亲眼见了他佳人在侧才肯死心。
回去的计程车上,再也忍不住,哭的不成人形。师傅慌了问小伙子你怎么了。童小春想了想,因为我的爱情,也就像我本人一样,一文不值啊。

评论(3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