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花

无果(2)

-无三观
-ooc我的锅

童小春觉得自己才二十七岁,就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守着一个小店,守着一只猫。除了营业的时候,就是和猫在家睡觉。猫是一个下雨天捡来的,童小春给起了一个外文名字,西西弗。万能找说童小春你真能,一只瘦骨嶙峋的遗弃宠物到你手里,愣是给胖的一步三颠儿。童小春说那证明它是我亲生的。
分手半年。朋友圈里裴尚轩的消息渐渐越来越少,除了登上金融时报财富周刊,他几乎已经完全消失在童小春的世界里。伤也好,痛也好,都会被时间消耗殆尽,横陈在心里的口子愈合,最后变成一个干瘪的疤。
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只有个叫方木的小警察经常来店里找他。方木不是本地人,从外地过来任职的。他性子平和,童小春和他很投缘。方木说自己以前有个恋人,可是在一起的时候他并没有从他的爱里感受到什么快乐。那个人占有欲太强,甚至可以说有点病态了。查电话、跟踪、敌视他身边每一个男人女人。他们为这个问题无尽的争吵,那个人解释说是因为太爱他也太怕失去他了。最终还是分手为结局,方木申请调离了原来的城市。小春说有人爱不够,有人爱的太满,都是错。后来,方木搬到了童小春的房子里,两人一猫,平淡如水。
童小春只是没想到裴尚轩还会回来找他。一顿饭下来,只有他自己在埋头吃,裴尚轩丝毫未动筷。管他呢,有人请吃饭,不吃白不吃。
“小春,过的好吗?”
“我前段时间看见你男朋友陆先生了。”避而不答。
“我们分手了。”
“哦。谢谢你的款待。”童小春吃完了最后一口叉烧,起身走了。
裴尚轩坐在原地,看着童小春的背影。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他少年时候的样子,肉嘟嘟的脸,一笑一口大白牙,单纯的像个小松鼠。为了抢他一块儿红烧肉或者隔壁班女生的情书,鼓着腮帮子赌气的样子,美好而真实。其实在陆宇辰出现之前,他早就背叛了童小春。而且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他开始不再掩饰深夜归家的香水味,假装没有看见童小春越来越黯淡的眼神。所以当他真心相待的陆宇辰说要和一个画家去斯洛文尼亚的时候。他觉得是自己的报应来了。
“其实…他外面有人…我早就知道了!我日日盼,天天想。想着他可能还会念着我的好…你知道绝望吗方木…可是我放弃了,死心了,他又回来找我…他是不是觉得我的心是金刚不坏的……嗝…”
童小春回家的时候买了瓶白酒。他和方木都是不胜酒力的人,两大口下去,昏天昏地的躺在沙发上互诉衷肠,还有同样横仰八叉的猫。

评论(3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