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花

无果(番外篇)

-无三观
-ooc我的锅
-脑洞来自b站一个视频
-入了之后还挂人火葬场。

方木下班的时间晚,小春总说他遇到案子可以不眠不休。这天童小春回家的时候,方木意外的已经回来了,躺在沙发上休息,眉头紧促,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安的事物。
噩梦,两年前的一天。
他们又吵架了,这次吵架和以往都不同,已经从口头的争吵上升到肢体。邰伟出了个蹊跷的车祸,断了两根肋骨。始作俑者,方木清楚的不行。他开始愤怒的质问秦明为什么要这么做,并一拳头挥到了秦明脸上。论武力秦明比不过常年出外勤的方木,但以他对人体的了解程度,反击足以拳拳打中方木的要害。秦明看来,一向对他温和的方木居然会为了一个在他看来就不该存在这世界上的人动手,这个行为彻底激怒了他,毫不客气的反击。几个回合方木就败下阵了。疼痛的眼泪也没有让秦明停下来。不知道被踹了多少脚,挨了几个耳光。被掀倒的时候额头磕在了桌角上,血流如注。方木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可怕的秦明,没有一点感情。好像真的要让他死才罢休。他很想求饶道歉说我以后会乖来换取一点点温柔,但是他没有,什么都没有做错,凭什么要道歉,倔强的闭着眼睛承受暴行。精神上的难过比身体上的疼要强百倍,他彻底看清了必须要离开。一个男人打来的电话,有异性在场的聚会,大大小小琐碎的事情,都能让秦明不自觉去想到一些肮脏的情节来折磨他。这种变态的占有欲越来越让他觉得恐惧。

“醒醒,醒醒方木。”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了小春的脸。
“没事吧,我看你睡的不安。”小春拿来了纸巾和水,帮方木擦额头的汗珠。
“小春,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又看见他了。上面派来的法医是他。”
“他?是…以前那个人?”小心翼翼的试探。
“秦明…是个孤儿,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是因为成长环境,他容易患得患失,是自己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可是后来,他越来越变本加厉,查我的电话和聊天记录,跟踪我,不让我自己出门…你看我额头上的疤。他说他爱我,我们分手的时候,他甚至跪着求我,可我还是走了……”
“没事的,只是工作,你们都分开那么久了,你不愿意,他还能把你个大活人带走不成。”童小春轻抚方木的后背,柔声安慰。

入夜,楼下停了一辆外地牌照的车,车里的男人似笑非笑盯着四楼亮起的灯。

评论(2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