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花

鹿从今夜白(鹿飞x顾夜白)

老张新剧口腔医生人设来的梗#
无文笔#

“喂,我又牙疼了…”
看着不大的男孩子闭着眼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捂着因为牙疼而肿的腮帮子,另一只手随意玩着桌上的牙齿模型,两条小腿下垂轻晃,一身修身高定红底黑格大衣也不免稚气。
“顾总裁,不是说谁再来找我谁是狗吗?”
面前穿白大褂看着口腔医学书的男人唇畔漾起笑意,慢条斯理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合上杯盖放下杯子,才抬头看着他。
被称为顾总裁的男孩子翻了个白眼,可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之前因为白大褂和女患者走的太近,都治好半个多月了还天天回访,闹了脾气把人家赶走了。结果从别的地方找的牙医不是电锯突突突把他吓个半死,就是开些药敷衍了事。心中忿忿狠狠踹了一脚在桌上宣泄愤怒。
“我给你治牙疼,有个条件要答应我。”白大褂手握拳在唇边轻咳了一下。
“鹿飞!你…你这个人还有没有医德了!”顾总裁的实在太疼了,发火的力气都没有。他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在白大褂眼里就像一只牙没长齐就咧嘴凶人的奶狗。
“小白,别生气了,和我回家,让你一辈子牙都不疼吃嘛嘛香。”白大褂托腮盯着顾总裁,本来就是包子脸,腮帮子肿了更像包子,嗯,回去除了治牙,还要帮他运动一下减减肥。
鹿飞和顾夜白从小就有缘,鹿飞的爸爸是医界德高望重的教授,顾夜白的爸爸是当地有名的亿万富翁,两人从光屁股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小学初中都是一个班的。鹿飞是学委,顾夜白是班长,鹿飞是中队长,顾夜白是大队长,鹿飞是年级第二,顾夜白是年级第一。高中分了文理科,高考鹿飞是理科第一,顾夜白是文科第一。十几年的时光匆匆过去,鹿飞早把顾夜白当成了生命的一部分,看了那么多年,还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我…你先给我看病!”顾夜白一拍桌子又迅速捂住脸。一向骄横惯了,如今却被一个小病如此折腾,气恼的身躯颤动。
鹿飞凑前捏住顾夜白下颚,对着那张小嘴亲下去,丁香小舌勾缠,一寸一寸舔过贝齿,银丝牵引有一分钟之久。
“劳烦夫人躺好,张嘴。”我这就来给你治牙病了。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