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花

双若街弄堂(现代au,多cp,带abo玩)

修理工修好漏水天花板拿钱走了之后,童小春笑嘻嘻的看着菜色脸的裴尚轩。
“我猜你现在一定是第n次怀念局子里的日子,毕竟包吃包住还不收你钱。”
裴尚轩和童小春住在双若街弄堂最里面的一间小平房里。家里接地气得很,水泥地,漏水天花板,没空调,一个可以看五个台的电视。就房东留下的那床还不错,结实,大战三百回合也没塌。
“别看房子小,这风水好,我查过史书,以前有个什么什么皇帝建了个什么什么苑给他的小情人就是在这儿。”房东陈七如是说,一个月收他们五百的房租。
裴尚轩十八岁的时候因为打人入了监狱,关了三年,他寡妇妈知道他进局子的那天晚上就心梗没救回来。出狱后一个人漂泊到这个城市,高中都没读完,有前科,找了个搬货卸货的工作,还有个不嫌他的老婆,不难过。他媳妇童小春也不是本地人,家里兄弟姐妹一大堆,就他一个omega。
裴尚轩喜欢晚上下了班就到弄堂口卖羊肉串的赵老板那里喝两口,他是个炒鸡蛋味的alpha,那天晚上喝的多了,闻到一阵西红柿味儿,稀里糊涂就把老二掏出来了。后来西红柿味儿的omega童小春就一直跟着他了。
裴尚轩到现在都有点感谢这个赵老板,要不是他卖的假酒,他也不会认识童小春。赵老板本名赵玉林,本身就是个羊肉串的味的alpha,刚进城的时候连条好裤子都穿不上,没想到利用自己的信息素做烤羊肉串的生意倒做的挺好,没两年就买了车,二手夏利。只要那两个城管张显宗和唐山海不来就行了。张城管是豆瓣酱味,唐城管是白糖味,他俩有点私人矛盾,都想争城管大队长家那个豆花味的omega,一见面就打,一打赵老板的摊就要遭殃

评论(34)

热度(50)